13030383944
专业品质,服务贴心,恪守信誉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资讯

从Windows到手机操纵系统:围墙剥落“鸿蒙”初开

发布时间:2019-07-06 11:01:53    点击数:    所属分类:行业资讯

从头开始制作一个手机操作系统,并让它至少站稳脚跟,甚至取得成功,这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

甚至比尔·盖茨都承认,他们不能在手机领域复制 Windows 当年的成功,听凭 Android 崛起,并带来了一个 4000 亿美元的教训。

但是,在内忧外患的催化之下,华为还是开发了用于替代 Android 鸿蒙系统,它正准备向世界发出第一声啼哭。

鸿蒙的出现恰逢其时——相比历史上的那些艰难时刻,现在正是无限接近一个新的操作系统能走向成功的时机。

造生态,难于上青天

在大阪 G20 峰会结束后,美方称有望解除当前对华为的制裁,给了华为手机的海外业务一个意外惊喜。

受制裁影响,谷歌服务套件将在 90 天宽限期之后也即今年 8 月底开始,无法在华为海外新机预装。诸多国外流行 Android 应用必须依赖此套件才可以运行。

这一纸禁令意味着华为手机将暂别谷歌一手搭建的海外应用生态,让用户恐慌,甚至在新加坡出现了低至 7 折的二手抛售。只是随后,因为有人觉得可以转手卖给中国大陆,价格又开始涨回来。

在中国大陆,因为谷歌应用市场从未被正式准入,有需要使用谷歌服务和国外应用的用户,一般都能自学知识破解,也出现了一键傻瓜式的谷歌安装器。但对海外而言,这是否合法暂且不论,哪怕让用户手动多做一个操作,都会挡住很多只会一路下一步的人。

华为宣布他们有一个自研的备用操作系统,用于这种极端情形。它在媒体报道中有很多不同的名字,但最常用的是鸿蒙。据称这个系统可以跨手机、电脑、电视、汽车等多种设备使用,同时支持运行网页应用以及 Android 应用。

跟自制芯片相比,自制操作系统听起来更不靠谱。消息公布一个多月以来,不断有人梳理国内外挑战 iOSAndroidWindows macOS 四大系统的各种失败史。

现代操作系统从运行逻辑、界面、交互、硬件适配等多个方面,都已经高度趋同且非常成熟。虽然可能存在一些专利壁垒,但大家也多少都有规避的办法—— iOS 曾因为高通起诉,而微调多任务切换的动画效果。

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生态。为你这个系统开发的第三方软件是否足够多?是否够用?该有的东西是不是都有?开发者和用户社群是否能够互相促进,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数不清过去有多少钱投入到操作系统开发之后打了水漂。像 WebOS 这样把用户体验做得超越时代的优秀系统,没能获得一线生机;SymbianWindows Mobile 这样曾叱咤风云的旧日霸主,也都在短时间内匆匆陨落。

一切都可以归结于生态建设的失败,这真是关生死,定胜负的因素。

做得好,只因做得早”?

如何从头开始构建一个成功的生态?我们从 iOS 讲起。

iPhone 初代并不支持第三方应用的安装,但是它在功能和操控上的划时代突破,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产品本身做得足够好,以至于人们产生巨大兴趣,这是让它马上能吸引到开发者的诱因。

多点触控加上支持桌面 Web 功能的浏览器,让当时的开发者只要做一个适合手机屏幕宽度的网页,就足以成为一个“App”

Safari 浏览器支持把网页快捷方式放到桌面,图标也跟原生 App 一模一样。在 App Store 诞生初期,有很多 App 实际上只是一个浏览器的壳,把网页做了封装就上架了。放到现在,这是不可想象的。

App Store 一旦推出,苹果对 iPhone 的宣传重心就完全改为应用,对商店体系下开发者的宣传、推荐和培养过程,也基本是从此时开始成型,并被后人效仿。

另一方面,已有足够应用数量兜底的 App Store 保持了严格的准入机制,对直接安装商店外应用的越狱围追堵截,确保了收费应用开发者的权益。等到应用下载数、安装数、付费应用收入等指标纷纷创下新高,iOS 生态的地位已经不可撼动。

只是对于其它后面来的玩家而言,苹果获得这般成功的关键几乎就是三个字——做得早。

在另一边的开放阵营中,Android 成功的秘诀也是做得早。

在体验也不算差的 Windows Phone 7 出来的时候,它面对两个问题:一个是原先 Windows Mobile 的应用全都不能沿用,甚至不能移植过去,对微软而言相当于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二是既然是从零开始,这时候对面 Android 已经做了两年。而这两年里,微软致力于让大多数上市的 WM 6.5 手机支持全键盘,以发挥它移动 Office 的所谓生产力优势。

大体上,这就是盖茨慨叹的 4000 亿美元怎么损失掉的原因。

要建设一个经典的应用生态,需要的并不是大力出奇迹,反而用力过猛会适得其反。特别是,直接引用别人(说白了就是 Android)的生态系统,并且无脑移植过来的做法,只会搭建一座了无生气的死城

我还记得微软当初在华推广 Windows Phone 应用开发之初,曾经许诺给报名的开发者都送一台外壳靓丽的诺基亚手机,所需要的仅仅是把开发者已有的安卓程序,以简单步骤转制为一个 Metro 应用就可以了。

前面说过,因为做得早iOS App Store 和谷歌应用商店,最早期都可以允许一些网页套了个壳的简单应用上架,仅仅过了两年,用户就再也不可能接受这种东西了。

而一键转换而来的应用,有时出现无法正常启动或界面错位等现象,商店也没有及时发现和处理,这导致用户看到各种各样跟安卓同名的应用,但使用体验却极为差劲。

种种原因让 Windows Phone 的应用商店被大小开发者抛弃。2015 3 月,支付宝发布 Apple Watch 适配却不愿更新已沉睡 3 年的 WP 客户端,引发用户不满。官微回复了一句:你是1%,为什么要选择1%的生活?”

这句话让“1%”成为中国 WP 用户的自嘲专有名词,直到微软彻底放弃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为止。

收税,围墙现裂痕

iOS 封闭的应用生态被人们形象的称为围墙花园,因为开发者想要突破这个围墙是基本不可能的;相比之下,Android 可以自由地分发和安装后缀为 APK 的安装包,因此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

人们对 iOS 的粘性,很大程度上是由众多开发者贡献的优质应用带来的。苹果却利用这种难以挣脱的粘性,对平台内的应用内付费(IAP)征收 30% 的手续费,开发者只能将这一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这导致对于一些跨平台的产品,如果是在 iOS 客户端内购买诸如电影、音乐、游戏道具等商品,支付的费用要比在安卓或网页版购买贵三分之一。

2017 年,苹果针对中国部分应用中出现的对作者打赏的情况,宣称这也属于应用内付费。也就是说,在微信公众号、知乎专栏、视频直播应用等地的打赏也要被抽成 30%。这对于风行一时的内容创业生态是一大暴击。

iOS 形成的天然市场垄断地位,导致其中几乎每一个默认位置,对合作伙伴都是不菲的花销。今年 2 月份有分析指出,为了保住在 Safari 浏览器中的默认搜索引擎地位,谷歌在 2018 年度向苹果支付了 95 亿美元,相当于苹果 2018 年营收的 1/5

该分析师计算,谷歌的这部分贡献,加上 App Store 的分成收入,两项占苹果 2018 年服务营收的比例高达51%,占毛利润比例更高达 70%

今年春季,苹果发布了一系列的内容订阅产品,收苹果税的习惯也沿袭到了这些新的服务身上,由于苹果提出的分成比例过高,一些主流的出版商选择抵制苹果杂志订阅服务 Apple News +

2011 年开始,就有美国消费者提出对 App Store 高额抽成的诉讼。他们认为这增加了消费者获取同类服务的时候,相对安卓等其它用户付出的成本。

苹果认为他们不是合适的原告,因为商店抽成是面对开发者,而不是用户,应该由开发者来起诉。不过按照这个逻辑,开发者真的起诉了苹果之后,还能不能继续在 App Store 愉快的玩耍呢?

历经 8 年多的不断反复,直到今年 5 月,美国最高法院才以 54 的比例,判定苹果在这一阶段性的诉讼过程中败诉。也就是说,任何 iOS 的用户,而不仅限于开发者,也都可以提起反垄断诉讼。消息一出,苹果的股价大跌,投资者担心这会影响到苹果服务产品的盈利模式。

受到这一判决结果的激励,在 iOS 开发者群体当中也有人挺身而出。6 月初,有两名开发者向苹果所在的圣何塞地方法院提起反垄断诉讼,称 iOS 只允许一家单独的应用商店运转,不允许其他第三方的商店,削弱了用户的自主选择权。如果这一诉求获得法院的支持,那其实也意味着在海外安卓系统当中只有 Google Play 商店的情况也要改变。

目前这些案件都还在审理过程当中。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些小小的变化正推动着已经稳定运转了 10 多年的 App Store 模式发生变化。围墙花园的高墙开始出现了裂缝。

 轻应用,跌倒再爬起

推动这一裂缝变得越来越大的,还有两个重要的因素。

在国内,全民普及的超级 App 纷纷推出了小程序,总算把手机网页充当 App 的多年志向部分实现。

小程序是一种封装好的基于 XML 变种语言的软件包,依赖母体 App 获得读取个人信息及调用手机硬件能力的权限,跨越 iOS Android 平台限制,能够共享一致的用户体验。

不管是此前百度、UC 浏览器的轻应用,还是之后手机厂商推出的快应用,都不能像微信、支付宝、百度系、字节跳动系 App 一样,对所谓网页应用的推广起到这么大的推动作用。

在中国,人们习惯于在少数几个超大型的 App 当中完成几乎所有的事情。早在 PC 互联网时代,英语用户习惯使用 AOL、雅虎和谷歌的搜索框来获取信息,而中国人则锻炼出了使用密密麻麻的网址大全的习惯。

同样的风格差异也体现在中英文购物网站的区别上。淘宝、京东等网站摆满了商品信息,而亚马逊的每次改版都反其道而行之,尽可能追求页面的简洁。你很难简单评判两种习惯的优劣。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也需要一个包揽一切的入口。微信、支付宝、百度等产品担当了这样的角色。它们都拥有可以阅览资讯(公众号-生活号-百家号),进行一定程度的交流(聊天-蚂蚁森林-贴吧),以及购物、缴费、支付的能力。

这些超级 App 成为一个笼罩在操作系统之上的新的平台层。华为要做鸿蒙,只要这几个超级 App 分别实现了适配,那么架设在上面的所有小程序生态都可以无缝转移过去,大大减少了人们适应新系统的障碍。

超级 App 挟用户而令商店,跟苹果和谷歌之间形成了亦敌亦友的关系。苹果曾强迫微信赞赏功能抽成 30% ,微信干脆先撤下赞赏能力,谈判一年,最后毫发无伤。在苹果的发布会上,微信经常被放在 iOS 的相关幻灯片上,作为中文应用的代表出现。

在国外,利用最新 Web 技术的渐进式网页应用(PWA)正成为潮流。新的 Web 标准令 PWA 不同于以前的手机版网页,具备了本地存储、调用分享接口等能力。

已经酝酿了 10 年以上的网页应用,之所以到了近一两年才有跟原生应用分庭抗礼的迹象,是因为技术终于到了成熟的时候。这就好像微软早在 2002 年就推出了平板电脑版的 Windows,但是最终实现平板电脑的完全体形态,却要等到苹果的 iPad。如果技术不到那个程度,揠苗助长不会有好结果。

早期的网页应用,因为操作系统的运算能力和后台驻留能力不足,导致页面不断的刷新,表单信息容易丢失。而且如果不在室内的 WiFi 环境之下,在手机上还容易因为断线而无法继续操作。当时的网页技术也不具备离线缓存的能力,也无法调用系统的摄像头、麦克风等硬件。

随着互联网标准的完善,除了以上提到的能力之外,网页的绘图效率也因为 CSS HTML5 Canvas 的改进而提高;一些 3D 效果可以通过 WebGL 等技术,不用插件,直接在浏览器中实现。

甚至支付都不是问题—— Facebook 宣布推出的稳定币 Libra 必定会应用在众多内嵌 Facebook 框架的网页,即使是网页版的用户,也可以正常的收付款或查看钱包状态。

与此同时,5G 网络的普及和网络信号覆盖率的提升都意味着操作网页元素时,可以加载和缓存更多内容,避免应用崩溃。

PWA 最激动人心的地方,就是它的本质是一个网页。这意味着任何现代浏览器和操作系统都可以支持它们,并获得完全一致的使用体验。

PWA 已经获得了谷歌和微软应用商店的官方支持,可以获得跟原生应用类似的图标和启动方式;Windows 10 的将来版本中,PWA 更可像原生应用一样在设置里卸载。[10]

没有获得移动互联网船票的微软,和正打算推出新操作系统 Fuchsia 的谷歌,都把 PWA 看作是在当前的原生应用体系之外,新建生态的突破口。

在用户和开发者以卵击石般悲壮的法律挑战之外,中国的超级 App 和全球合作的 PWA 开放环境,共同给花园的围墙撕开更大的缺口。

不管是强大的厂商希望自己打破操作系统的区隔,还是小开发者以 Web 标准实现终极的跨平台编程,都是在实践一个由来已久的心愿:当初 Java 所提出的写一次就到处运行的理想,将在这些继承者身上得到延续。

结论

今年 4 月,有人因为主力办公电脑送修,所以不得不使用 10 年前的笔记本电脑工作。结果他意外地发现,虽然有点慢,但是不影响使用。 10 年前的电脑依然能够满足日常工作。开发者阮一峰评论说:

“如果 2009 年让你去用 1999 年的电脑,那是不可想象的,根本没有实用性。但是,2019 年去用 2009 年的电脑,却是完全可行的。这说明,过去十年的硬件进展不太大,导致 10 年前的硬件不是那么过时。过去十年,进展主要体现在软件上面:软件功能更强大、使用更友好、界面更美观。”

多年前,航通社写过《软件应不应该更新到最新版》,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很多情况下,软件并不是越新越好。有些新版要求单机软件强制联网,加入你并不需要的会员功能和消息推送;有些新版和旧版,甚至同一版本的自家软件不兼容;有些产品更是从头到尾蜕变成另一款你不认识的软件。

上述问题都是操作系统原生应用普遍存在的。如果同一款软件有对应的网页版,那么只需要一个浏览器,就可以避免大部分烦恼。在桌面电脑上,浏览器就是我们所说的超级 App”

历史上,PC 操作系统的软件生态经历了从纯粹的单机软件,到出现 c/s(使用客户端与服务器交互)再到 b/s (使用浏览器与服务器交互)的过程。这一过程也在手机操作系统上得到重现,虽然其中经历了曲折反复。

眼下,由超级 App 和小程序、PWA、统一的 Web 标准以及 5G 等通信技术的进步,共同催化了在应用商店之外,一个全新的、开放的、跨平台的生态。

苹果曾经以 Flash 是一个闭源的技术为理由,在 iOS 中取消对 Flash 的支持,促成了这个风靡一时的网页技术的凋敝。但 iOS Android 本身也不能免俗于掌控一个封闭平台的诱惑。

作为 iOS Android “护城河的应用商店,是再典型不过的围墙花园,正是花园的高墙挡住了历史上其它竞争操作系统的道路。现在,高墙终于开始出现了裂缝。

如果华为鸿蒙系统能仅仅凭借对大量 PWA 和小程序的兼容性,就成功站稳脚跟,这将是一个重要的标志,意味着头部操作系统长期积累而成的应用生态壁垒,今后将不再扮演像现在这么关键的角色。

而操作系统的地位,也将下降到作为一个承载浏览器和个别超级 App 的容器,不同系统之间的操作习惯几乎可以无感知地移植,这样用什么操作系统就再也不是一个问题。

这是鸿蒙的机会,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机会。